女大學生一次恥辱的面試經歷
作者:haiherc-admin 日期:2013-06-12 瀏覽

要說我的社會經驗雖然不多,但是也不少,對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一般都不覺得奇怪,但是前幾天的一次面試讓我覺得這個世界原來還真有一些另人難以置信的事。社會還沒有到那種公開招聘二奶,情人乃至性玩具的地步吧!


  話說北京現在正處于招聘季節,從2月一直到現在,農業展覽館,國際展覽館,都是比較大型的招聘會舉辦地。比如2月11還是12號的農業展覽館春節過后第一場招聘會,我就參加了,本人不是應屆畢業生,由于種種原因現在需要新工作。參加招聘會主要是陪別人,自己順便看看。


  那天人很多,北京的招聘會就這樣,人那個多啊,有一個展位人超級的多,于是我也湊過去看看,發現基本都是應屆畢業生。招聘說明上寫著:211學校優先,應屆畢業生解決北京戶口。這句話的確吸引了一票學弟學妹,在我看來,這對我沒什么誘惑,不過我認為有獨立人事權的單位應該比較正規,或者比較有發展潛力。于是我也拿出簡歷,想試試,本人畢業一年,學的是當前最熱門專業,畢業學校屬于那種很正規的大學,高考正而八經的統招生,大學成績不錯,該拿到的證書全部拿到了,母校雖然沒有清華北大那些名牌學校出名,但是我認為學校的發展潛力還是不錯的,所以我一直為自己的母校自豪,并且希望將來自己有了好的前程可以給母校增光。


  出發點還是不錯的,為什么我這樣介紹自己的學校呢,實際招聘是這樣的:我走過去告訴自己想做技術助理這個工作,于是把自己的簡歷投過去,收簡歷的是一個濃妝艷抹的女孩子,這個詞形容她絕對不是貶義,因為基本招聘會上的人力資源專員女孩都是很漂亮,而且上妝了的,她看看我的專業,然后搖搖頭說:“不對口。”我正納悶呢,怎么會不對口呢,他們是一個搞進口儀器中國代理的公司,技術助理正好是對這些儀器的維護和服務,而我大學主修這些,這到是讓我懷疑這位美女的專業水平。于是美女看了看,我的照片,又看了看我,正當我抽回簡歷打算閃人的時候,她忽然又從我手上把簡歷奪了回來,喜出望外的說:“哎呀,你是***大學畢業的啊,那好啊,我把簡歷留下。”


  我舒了一口氣,心想,這位美女還算識貨,心又犯了嘀咕,難道是我那個名不見經傳的母校救了我一命?心里也沒有抱什么期望,畢竟就是那么一試而已。一般的單位會再一周之內做答復,這個名字叫HAM的寶貝公司,竟然在1幾天以后給我的郵箱發了一個調查問卷,當時我又犯了嘀咕,這個叫HAM的寶貝公司,在經歷了2月11號的火暴招聘以后,竟然在2月18好的國際展覽館又一次出現,當時我還在想,這個公司眼光高啊,農展的所有學弟學妹不合他們眼,一周之后竟然還在這個2006有史以來最大的北京招聘會上繼續招聘,當時就是這樣一想,收到他們的調查問卷,我才覺得,這個公司可能是想多聚集一些人才,集中挑選,于是我習慣性的打開了他們公司的網站,看了一下他們招聘的職位,結果讓我詫異的是,這個技術助理竟然要求是男性,我是一個女的,怎么就會看上我了呢?再轉念一想,可能是因為我有才華吧,也可能是和我的母校有淵源。于是我就三下五除二的添完了。


  又過了大概10多天,我早忘沒影了,正在廣州出差呢,忽然接到一個北京的電話,叫我當天下午去面試,我這個人一向都喜歡爭取機會,于是我很中肯的表達了我的意思:我很想去,但是身在外地,問他怎么辦?他的回答讓我蠻貼心的,他說沒有關系,如果在下周日之前回來,就給他們打電話,他們的面試截止到下周日。我到是覺得這個公司很有意思,簡歷審查期長的讓人費解不說,中午12點打電話讓你下午2點面試,你說北京那么大,假如我住通州,你公司在上地,路上在堵車,如果地形不熟在打聽路,2個小時,很不夠用啊。


  可是在周末我還是回了北京,于是馬上給HAM公司打電話,電話很忙,早上打到中午才打進去,我又一次和誠懇的表達了我的意思:“很想與貴公司合作。”接電話的也是一個誠懇的人,他說:“您回來的可真及時,我們的面試在周六截止。”我又開始犯嘀咕了,一般公司的面試不是周一就是周二,怎么也會在周六以前,怎么這里喜歡在周末面試,心里又想:這有什么,每個公司都有自己的特色不是?他繼續說:“明上午您等我們電話,隨時通知你下午的面試。”我又問:“貴公司我應聘的職位,主要干什么工作?”他回答“女生主要是內勤。”


  我問了家長的意見,他們還很奇怪的疑問:“怎樣個內勤法?”


  于是,我乖乖的在家里等了一整天,電話也沒響,我問家長這是不是代表他們又不要我了,他們說:“很可能這個公司已經招滿人,現在在推托你。”


  我到是沒多想,第二天正常生活,陪家里人出門買東西。


  正在試衣服的時候,電話又響了,是HAM公司,告訴我去面試,還說昨天給我的手機打電話一直關機,我再一次犯嘀咕,明明開了一天的機怎么說我關機,真不直白,一聽就不是真的,但是我隨口敷衍說:“我們家手機信號不好。”


  于是家長趕緊開車把我送到了公司所在地,是一個民商兩用住宅,根本不是那種寫字樓。這也不稀奇,北京很多民營的都是這樣。我下了車,開始向保安打聽地址,我還沒有念完他就說出了整個地址,“15樓C坐是吧。這條路走到頭向右拐。”奇怪中我忍不住問了一句:“你怎么知道那么清楚。”保安神秘的笑了笑說:“你是應聘的吧?”


  我點頭默許,保安開始哈哈大笑,我心里更奇怪了,有那么好笑嗎?這保安也夠奇怪的了。但是另一個信息告訴我這些日子以來參加面試的人一定絡繹不絕,而且大多數應該是年輕漂亮的女孩。


  上了樓,果真發現此處大多都是民用住宅,開公司的比較少,而這個HAM公司竟然連招牌也沒有,只是在門口貼了一個:‘招聘請進。‘這也不奇怪,有的公司是有分部的,有的分部可能是純搞技術的,所以沒有那么多形式上的內容可言。


  《面試過程》


  進去了,是一個狹長的走廊,本來應該是客廳的地方北分割了幾塊,不過沒有人上班而已,周末大家都休息。在一個透明面試間里,我看見一個男面試官正在給一個女孩子面試,我注意看了一下,女孩子很漂亮,面試官很有禮貌的站起身來,對我說:“**是嗎?到前面先坐一下。”


  我從容的找了一個地方坐下,這個時候從另一個房間里面出來另外一個男人,西裝革履,是出來喝水的,還很有禮貌的對我說:“要不要喝水?“我很禮貌的拒絕了。我環顧一下四周,很有辦公室的氣份。對這個公司的印象很不錯,閑暇之余,我忍不住聆聽了一下女孩子與面試官的對話,女孩子正在詢問面試官福利問題,面試官回答:“試用期2000,交三險一金。”斷斷續續的聽女孩子說:“我在大學里總是做物理實驗。”面試官又說:“我們這輪面試是不過是了解一下,之后還有復試。”這比較象一個應屆畢業生回答。


  很快,女孩走了,我估計她應該和我面試一個職位,技術助理。


  面試官叫我先進去,他隨后進去,在這期間,我習慣性的翻閱桌子上的公司資料,以便于進一步了解。


  面試官來了,他拿起我的簡歷,問我:“是北京人嗎?”我回答:“以前不是,現在是。”


  他問:“來北京的目的是什么?”


  我回答:“北京是一個政治經濟文化中心,2008年這里還要舉辦奧運會,我希望我能夠為這個城市做點貢獻。”


  他說:“你們的學校是211嗎?”


  我回答:“不是。”


  他說:“上一份工作不錯嘛,在機關事業單位,為什么要換工作。”


  我回答:“因為我認為自己不太適合那個氛圍,現在很想與貴公司合作。”


  他想了想,說:“你來北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頓了一下,回答:“這里有適合我發展的空間,所以我要來這里,第一能夠充實自己,第二希望為首都的發展出力。”


  我心里很不快,這是什么問題,我一個堂堂正正的大學畢業生,搞的好象我是偷渡客一樣。有點對我蔑視和感覺我輕浮的感覺。


  他詭異的笑笑說:“是不是因為你男朋友在這里?”


  我回答:“我暫時單身,因為自己還年輕,所以沒有著急考慮,現在只想全心全意工作。”


  他笑了笑說:“你在北京也呆了很多年了,你認為你的看法和北京有什么出入?”


  我問:“您是問我的世界觀嗎?”


  他回答“對。”


  我說:“我認為我是一個適應能力比較強的人,比較能適應社會,我還是一個很務實的人,也比較能夠與社會融合。”


  他沒有等我說完就打斷了我的話說:“你也是有一定社會經驗的人,我就說直白一點。”


  他說:“是這樣的,這個職位主要由男人負責,我們安排女孩做這個職位,需要有人帶的。”我回答:“明白,畢竟業務不能馬上上手,我會虛心學習。”


  他說:“所以那個帶你的人,他選助手是需要一定條件的。”


  我說:“例如。”


  他回答:“他給我們列了12345等條件,必須符合條件才可以。”


  我微笑著問:“您直說吧!”


  他回答:“例如說,他是一個比較開放的人。”


  我心里想他開放跟我有什么關系。


  我還是按正常面試的基本套路回答:“這個社會正在發展,工作上放的開是一件好事。”


  他清了一清喉嚨,笑了笑說:“他不止工作上開放,生活上也很開放。”


  我對這句話有所警覺,竊竊的問:“這位領導是男生?”


  他回答:“當然是男生,而且他已經成家。”


  我心里放松了一些,成家就和我更沒有關系了。


  他問:“你能接受嗎?”


  我楞了一下,這是人家的私生活,跟我有什么關系,干嘛問我,心里又緊張了一下,覺得這個問題色色的。


  我問:“PARDON?”


  他笑了笑說:“要帶你的人有一個要求,他要給他選的女助手要跟他關系特別好。”


  我暫時沒有反映過來,隨口說:“這也正常啊,助手就是要全力協作嘛!“


  他又笑了笑說:“你看,你也不是在校大學生,有一定社會經驗,的應該比他們明白事理,我都這么說了,你應該明白。”


  我弱弱的問:“我遲鈍,不是太明白,您能指點一下嗎?”


  其實我心里怎么不明白,只不過不敢相信,怎么又這樣的面試,一輪面試,竟然這么問。


  他說:“是這樣的,比如說,你和他出去,他對你做那種事情,作為助手的你要接受的,這也是聘你的條件之一,也是基本條件。”


  我當時有一種極其暈的感覺,但是我盡量抑制。


  我說:“您是說假如我們出差,都要一起,或者做別的工作時候,發生關系,是嗎?”


  他說:“是的,我就是說過,他是一個開放的人,要是有這種事情發生,我們是認為合理的,你能接受嗎?”


  我當時就吐出一個字:“暈。”


  我理了理思緒,心想,面試自己也參加很多場,也沒少北面試官出難題,但是這到底是考我的面試題,還是他們真的想招一個二奶啊,什么二奶簡直就是情人,或者就是性玩偶嘛!


  我真的暈了,世上還有這樣的面試問題????


  我說:“那您在說說其他的條件?”


  他很堅決的說:“您要是不接受這個條件,那我問你其他的根本沒有意義,這是基本嘛。”


  這么說我是非答應不可了,看來這不是面試官的玩笑。


  他繼續說:“你要是一個很保守的人,覺得和你的思想抵觸,象有些很保守的應屆畢業生,覺得接受不了這樣開放的人,那就算了,你要是了解北京,了解社會,那就考慮一次,我也問你世界觀了,現在社會的狀況也就這個樣子。”


  我徹底被他打敗了,不就是讓我賣身嗎,用相對優厚的福利,來引誘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不過還不是純粹得賣身,還要做助手得相關工作,只不過是一份職員的工資,做職員&二奶的工作,不愧是商人啊,廉價的二奶,我的貞操多不值錢啊!只配給那個我還沒有見過面的人玩弄嗎?


  我咧開我的嘴說了句:“WONDERFULL!”


  他問:“你接受嗎?”


  我說:“我真的覺得這是一個很WONDERFULL的面試,您讓我學到了很多,我也為你的直白而感動。”


  他問:“那你的意見呢,是接受還是不接受。”


  我說:“我中立,您那位開放的領導,我完全理解,而且我也不覺得有什么,象你說的,我也不是保守的沒有經驗的大學生,我也覺得無所謂,但是發生在我身上,我不能完全接受。”


  我根本不會接受這樣的工作,我到現在從來沒有和任何男人發生過關系,這個社會,我可以無法把自己的初夜給老公,但是至少要給自己愛的人,怎么能這樣的隨便,如果接受這個工作,還不如去做妓女。他們拿著我的簡歷,看著我的學校,給我提這種要求,簡直就是一種侮辱,我如果接受,丟的不止是自己的臉,把整個學校的臉都丟盡了,就向我熱愛自己的國家一樣,我同樣愛我的學校,我不能這樣做。


  但是我真的想看看他葫蘆里究竟賣什么藥,所以我想繼續看看他們的態度。


  他點燃了一只煙,那種感覺好象嫖完妓的輕松。


  他說:“那可不行,你中立,我們要的是你的同意,中立和不贊同一樣,那我們繼續談根本沒有意義。”


  他又說:“你可以考慮一下,給你三天的時間,考慮好了可以跟我們聯絡。”


  隨后他告訴我一個手機號碼,說不是他的,我可以直接與某個人聯絡。


  我拿起包就想走,我承認自己平時有點玩世不恭,但是我還是一個要臉的人,這樣的氣份我實在呆不下去了。


  他看我想走就說:“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剩下的時間你可以提問題。”


  我看看他到底還要玩到什么時候,我不如見識到底,我極力掩飾自己的憤怒。再一次咧開嘴巴笑,來掩飾自己內心的浮動,沒等我開口,他又開口了。


  “我們公司提供單人宿舍,如果干的好還能出國(我心里想:哼,應該是服侍好那位領導吧。)”


  我沒有出聲,想聽聽他的說法。也沒有等我出聲,他馬上問:“還有什么要問的?”


  我回答:“我要問的您已經全回答了啊!”


  他繼續補充:“保險和住房公積金我們都上,另外還有年終獎,我們年收入千萬,原來是隸屬**(一個知名科研機構),后來分支單干,落北京戶口輕松,就算不是應屆生進了我們公司一段時間后通過**(一種方式)可以轉北京戶口。”


  我回答:“WONDERFULL!那么您們還要專業技術人員干什么?”


  他大概真的覺得自己WONDERFULL了,回答:“我們經常和老外接觸,接待外賓那是常事,在現場的時候,你看老外演化一下,你就會了,之后你就可以自己操作了,一般交流也用外語。其實你能學到很多專業知識。”


  我繼續說:“WONDERFULL!那您的這個職位大概還要會很多外語是吧!”


  他回答:“不是要求很嚴,干我們這份工作,你會學到很多外語。”


  我心想,真的是美差啊,在他的口中,真的被逼無奈找不著工作的漂亮女生也許真的馬上接受他們的條件了。


  我說:“WONDERFULL,你簡直是太直白了,我考慮一下,我真的見識了,我會終身難忘的。”


  他似乎有點體會到我話里的諷刺,又變的很嚴肅的說:“我們公司一向就是這種面試風格,只談缺點,不說優點,員工得優點我不會告訴你。”


  說完我就走了,臨走的時候,他還微笑的過來和我握手,我沒有拒絕,他還很熱心的告訴我怎么回去,我禮貌性的應了一聲就走了。


  出門的時候,感覺自己有點委屈,我的個性是很溫順的,從小接受正統的淑女教育,真的不知道怎樣發脾氣,雖然我很想發脾氣,但是我真的處世冷靜慣了,也禮貌慣了。


  何況今天這個公司的人都那么彬彬有理,一看就是高級知識分子,而且其中員工也有很多名校畢業的。我不知道上一個面試的女孩子是不是也被問同樣的問題,那她真的是冷靜到極點了,如果不是被問這樣的問題,難道是因為我天生又一副情婦像嗎?或者不是211的畢業生就要注定干這種工作嗎?還是我非土生北京人就得靠這種勾當生存嗎?


  算了,人生在于經歷,我的忍耐讓我走完了這場面試,這就贏了。


  我似乎有點理解保安為什么看到我哈哈大笑了。


  回到車上,家長問結果怎么樣,我含含糊糊的說了點片段,我真的都不知道怎么開口了,家長一聽就明白意思。他憤怒的說:“他是色狼啊,還是黑社會啊,當公安局是白癡嗎?真的不把政府放在眼里啊。想干去找小姐啊,還招什么大學生啊。”


  我苦笑了一下說:“還不如直接找大款,當二奶呢,費了這么多口舌,不過還是以利益的誘惑招二奶嗎,想招我當二奶,本小姐嫌他資歷低。”


  我又順嘴溜出一句:“要么就是這個面試官與那個領導又仇,惡搞他呢!不管怎么樣這個混水我不趟了”


  家長說我馬后炮,當時就應該罵他個狗血臨頭,我笑著回答:“我文明慣了,一時間,改不了。”


  回家后真的郁悶了一陣,怎么說呢,我在想,有點姿色的這樣,沒有點姿色的呢?好象一直都在提倡反對招聘以貌取人,長的不好看的不要,要求長的好看的要我,我也不敢干呀!


  還是郁悶。


  哥哥姐姐們是否碰見過這種情況呢?

浙江快乐12选5杀号 体彩7位数中奖规则 河南11选五今日走势图 江苏e球彩中奖表图 西甲积分榜和射手榜 5分彩选号技巧 最新打麻将技术 德甲直播表 真实的网络赚钱项目 熊猫麻将四川血战到 北京11选5一小时开几期 排后收一尾打一生肖 黑桃棋牌下载网址 加拿大快乐8走势图在线 捕鱼来了弹头 江苏7位数2014 星晨哈尔滨麻将东北